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中药大全 > 正文

吴茱萸汤的组成、方歌、汤证、功效、方解、医案、原文、条文

发布时间:2018-8-1 23:58:03
中文名:吴茱萸汤
功用:温中补虚,降逆止呕
主治:肝胃虚寒,浊阴上逆证
分类:温里剂-温中祛寒
出处:《伤寒论》
拼音:wú zhū yú tāng

英文参考:wuzhuyu decoction[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吴茱萸汤,中医方剂名。下面从吴茱萸汤的组成、方歌、汤证、功效、方解、医案、原文、条文进行全面了解。

吴茱萸汤

一、吴茱萸汤组成

吴茱萸汤同名方剂约有四十五首,其中《伤寒论》记载者为常用方,其组成为吴茱萸 9g,生姜18g,人参9g,大枣十二枚。

吴茱萸

二、吴茱萸汤方歌

 吴茱萸汤重用姜,人参大枣共煎尝,厥阴头痛胃寒呕,温中补虚降逆良。

三、吴茱萸汤功效

吴茱萸汤具有温肝暖胃,降逆止呕之功效。主治因胃中虚寒、浊阴上逆,或厥阴、少阴之阴寒上犯所致的虚寒呕吐证,是暖肝温胃、治疗虚寒呕吐证的代表方剂。现代常用于治疗慢性胃炎、妊娠呕吐、神经性头痛、耳源性眩晕等属中焦虚寒者。

主治肝胃虚寒,浊阴上逆证。食后泛泛欲吐,或呕吐酸水,或干呕,或吐清涎冷沫,胸满脘痛,巅顶头痛,畏寒肢冷,甚则伴手足逆冷,大便泄泻,烦躁不宁,舌淡苔白滑,脉沉弦或迟。临床常用于治疗慢性胃炎、妊娠呕吐、神经性呕吐、神经性头痛、耳源性眩晕等属肝胃虚寒者。

四、吴茱萸汤证

吴茱萸汤证在《伤寒论》中共有三处,一是“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二是“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三是“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金匮要略》中尚有“呕而胸满者,茱萸汤主之”之文。涉及阳明、少阴、厥阴三经病变,但从其方证分析,以肝胃虚寒而气逆为其病机特点。吴茱萸气辛而味苦,气味俱厚而能降,为厥阴寒邪上逆之专药,治呕吐头痛最佳;佐以生姜之辛散,温胃而散饮;合参、枣甘温补中,益气以扶虚。全方具有温暖肝胃、散饮降逆之特点。摘自《经方临证指南》,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

五、吴茱萸汤方解

方解1:

本证多由肝胃虚寒,浊阴上逆所致,治疗以温中补虚,降逆止呕为主。肝胃虚寒,胃失和降,浊阴上逆,故见食后泛泛欲吐,或呕吐酸水,或干呕,或吐清涎冷沫;厥阴之脉夹胃属肝,上行与督脉会于头顶部,胃中浊阴循肝经上扰于头,故见巅顶头痛;浊阴阻滞,气机不利,故见胸满脘痛;肝胃虚寒,阳虚失温,故畏寒肢冷;脾胃同居中焦,胃病及脾,脾不升清,故见大便泄泻;舌淡苔白滑,脉沉弦而迟,均为虚寒之象。方中吴茱萸味辛苦而性热,既能温胃暖肝祛寒,又能和胃降逆止呕,为君药。生姜温胃散寒,降逆止呕,为臣药;人参益气健脾,为佐药;大枣甘平,合人参益脾气,为使药。

方解2:

吴茱萸汤治证虽有阳明、厥阴、少阴之别,但其见症均有呕吐,与胃中虚寒,浊阴上逆有关。所以无论是厥阴头痛,还是手足逆冷,烦躁欲死,均系中虚浊阴上逆所致。治宜温中补虚,降逆止呕。方中吴茱萸味辛性热,归肝肾脾胃经,既可温胃止呕,又可温肝降逆,更可温肾以止吐利,一药而三病皆宜,故为君药。重用生姜温胃散寒,降逆止呕,以助吴茱萸之力,用为臣药。病缘之于中虚,况胃气不降,则脾阳不升,故佐以人参补脾益气,以复中虚。大枣甘平,益气补脾,调和诸药,既可助人参以补虚,又可配生姜以调和脾胃,用之为使药。4药配伍,共奏温中补虚、消阴扶阳、降逆止呕之功,使阴寒去、逆气平,而诸症自除。

六、吴茱萸汤原文

《伤寒论》:吴茱萸汤
处方吴茱萸6克(汤洗七遍)人参4克 生姜8克 大枣12枚(擘)

 

吴茱萸树的果实

功能主治温中补虚,降逆止呕。治胃中虚寒,食谷欲呕,或呕而胸满,少阴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厥阴头痛,吐涎沫。

用法用量上四味,以水1升,煮取400毫升,去滓,温服100毫升,日服三次。

备注方中吴茱萸温肝暖胃,散寒降浊为君;重用生姜辛散寒邪,温胃止呕为臣,人参、大枣补虚益胃,甘缓和中,共为佐、使。诸药合用,共奏温补降逆之功。

摘录《伤寒论》

七、吴茱萸汤条文

“食谷欲呕者,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243)
“食谷欲呕”就是一吃东西老想吐,那这就是阳明胃有问题了,“属阳明”。“食谷欲呕”跟我们少阳证“心烦喜呕”是有不同的,“心烦喜呕”是外感之后嘛,外感之后邪传少阳,少阳胆热犯胃出现的一系列问题,“食谷欲呕”是内伤病,是经常出现的,吃东西老想吐,这是他胃本身有问题,但是从这个用药来看,他有肝寒犯胃的因素在里边,表面上他是写在阳明病篇,是阳明胃虚寒,寒饮上逆,但根本上应该来说他还是个肝寒犯胃导致的胃寒上逆而出现的吃东西就想吐,“吴茱萸汤主之”,这个时候用吴茱萸汤来治。“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汤指的是吴茱萸汤,说吃吴茱萸汤反而加重了,“属上焦也”,上焦指胸胁嘛,邪结少阳三焦,这是要用柴胡剂去治疗,因为他用吴茱萸汤,所以加重了症状。
吴茱萸是温肝散寒降逆,辛能开郁,苦能降浊,吴茱萸特别苦特别辣,辛辣它就能开郁,肝经的寒而郁,苦能降浊,苦能燥,所以这种肝寒引起的寒湿寒饮寒痰寒浊上逆犯胃而出现的“食谷欲呕”,需要用吴茱萸。这个“呕”,可以是干呕,可以是呕吐清涎,也可以是呕吐黏涎,总之是一吃东西老想吐。但是有些病人吃了可能呕吐加重,也是肝郁,那可能这是肝郁化火的情况,这个从脉上不是很好鉴别,因为肝郁化火的脉可以弦紧有力,肝寒的脉也可以是弦紧有力,所以张仲景有时候也辨别不清楚,我先让他吃吃看,如果错了,我就知道它是由火造成的。但是这个肝寒的脉跟阳虚的脉可以鉴别,阳虚的是弦而无力。
如果只是胃虚寒有停饮,那小半夏汤、小半夏加茯苓汤最合适,跟肝没有关系;如果脾胃虚寒比较重的话,干姜人参半夏丸合适,这些都是纯粹的胃虚寒造成的饮。
“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378)
“干呕”,并没有呕出食物,也没有呕出黏涎,但他自己有“吐涎沫”的情况,涎沫就是清稀水,泡沫痰啊,所以他口水比较多,再另外有一个“头痛”的特点,现在我们很多人说吴茱萸汤的头痛啊,都是巅顶痛,实际上 不完全是这样的,吴茱萸汤证既可以巅顶痛,也可以前额痛,也可以侧面痛,后脑痛的比较少,巅顶是肝经的问题,前额痛是阳明的问题,侧面也是肝胆的问题啊,张仲景没有说“干呕,吐涎沫,巅顶痛者,吴茱萸汤主之”,他没有这样说。所以他只要是寒饮上冲造成的头痛都可以出现吴茱萸汤证,这个头痛可以在巅顶,可以在前额也可以在侧面。
但是也有些病人他不是以头痛为表现的,当然头痛的占大多数,有些病人他是干呕、吐涎沫、头昏的,有些人是眼睛胀,表现为青光眼,我们用吴茱萸汤治青光眼还挺多的,这些也是肝寒,肝寒上去导致了头昏、眼睛胀、视物模糊、耳鸣、脑胀等,这时就要用吴茱萸汤,用其他的不好使。
另外,关于这个“干呕、吐涎沫”需要跟五苓散里边的“假令瘦人,脐下有悸,吐涎沫而癫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鉴别。这里也头昏,吐涎沫,但这个是五苓散证,很少出现胀痛的特点。吴茱萸汤证多还有胃的症状,胃胀啊,反酸啊,吐清水,也可以出现口苦,烦躁易怒,困倦而老想睡觉,或者亢奋等,另外肝经的症状有个特点,他是阵发性的,郁的重了他往上冲,但不是总犯,他间断发作,有阵发性的特点。
“呕而胸满者,茱萸汤主之。”(金匮要略·卷中呕吐哕下利病脉证治第十七)
有的病人就是以呕和胸满为特点,呕是胃的症状,胸胁满啊,胸胁痛啊是肝经的症状,他也是肝和胃两经的症状,一般呕吐,是胃的问题,他可能胃胀,但他不会胸满,这个呕吐老止不了,还出现胸满,就说明他不光是胃的问题,也有肝的因素在里边,你听人描述这个症状你就能够判断,这个病人说呕吐很久,包括妊娠呕吐,糖尿病胃轻瘫,长期的反胃,所以吴茱萸汤证常见是肝胃两经同时病。
“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309)
吴茱萸汤证可以出现类似少阴病的特点,什么是少阴病的特点呢?精神萎靡不振嘛,少阴病,但欲寐,一个阴暗的面色再加上精神萎靡不振,再加上手足逆冷,逆冷就是这个冷向心性发展嘛,不仅手足冷,而且可能随着吐利的加重,这个冷可以向上发展,他有个进展的趋势嘛,为什么这里会发展呢?一方面肝郁的程度逐步加重,另一方面他有吐利,吐利就会伤脾阳,所以他这个冷会有进展。那么厥冷厥寒呢?你看我们当归四逆汤中的“手足厥寒”,他只是冷,他不会进一步向上发展。“少阴病”就告诉你他是一个阴暗的面色,精神萎靡不振,“手足逆冷”说明手足是冷的,有阳气虚也有阳气郁的特点,再就是“吐利”,吐利是肝寒犯胃,吐利加手足逆冷,加上少阴病,说明这有脾肾阳气虚衰,但是这里还有一个“烦躁欲死”,我们少阴病的烦躁他没有这么严重,这个烦躁欲死是反常的烦,提示郁很重,肝寒而郁很重,所以这个手足冷也是肝郁的问题,精神萎靡也是肝郁,这个烦躁欲死是他的重要辨证特点,这个病人他可以在临床上表现以吐为主,也可以以腹泻为主,有的人是又吐又泻,这几种情况都可以出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烦躁是比较明显的,特别烦,爱烦,忍不住的烦,这是它的特点。
肝寒而郁,乘脾则腹泻,犯胃则呕吐,阳气郁在里面,所以手足逆冷,阳气郁得重,整个人精神萎靡不振,也可以见烦躁,见口苦,也可以见头痛,也可以见胃胀,也可以见胸满,他可以见很多症状,肝寒而郁的症状他都可以见。所以这条他告诉你,这种病可以出现像少阴病的精神状态,萎靡不振,但欲寐。
所以我们在临床上好多慢性病啊,我们比较容易疏忽的就是吴茱萸这个药是个温性的药,如果不是肝寒的情况他会出现“得汤反剧”的状况,那你可以先吃个三到五副观察一下。吴茱萸这个药超苦超辣,病人一般很难接受,但是真正肝寒的病人,他吃了会很舒服。吴茱萸汤也可以治疗咳喘的情况,肝寒而郁造成的寒痰寒饮上冲而出现的咳喘。
谈“吴茱萸”
吴茱萸这个药呢,他是温肝散寒开郁,能够化痰化饮化湿降逆,所以他是治疗实证的病人,治疗寒湿饮为主的,所以它不是补药,不是补肝阳,所以这里主要是个肝经的寒实证,不是肝经的虚寒证,这个要搞清楚,所以它脉多半是有力一些,弦紧,他跟肉桂不一样,肉桂是补肝阳的药,治的是肝的虚寒,黄芪是补肝气的药。作者/余秋平

八、吴茱萸汤医案

胃脘疼痛案一

刘某,男,32岁。有十二指肠溃疡病史,现今右上腹疼痛,每于夜间发作,伴寒战,呕吐酸水,大便反干,舌苔水滑,脉沉弦而缓。

吴茱萸12g,生姜15g,党参9g,大枣12枚,当归15g。

服药一剂,疼痛缓而吐酸减,又加香附、高良姜各6g,三剂后疼痛止。

胃脘疼痛案二

某女,32岁。主诉胃脘疼痛,多吐涎水而心烦。舌质淡嫩,苔水滑,脉弦无力。初以为胃中有寒而心阳不足,投以桂枝甘草汤加木香、砂仁,无效。再询其证,有烦躁夜甚,涌吐清涎绵绵不绝,且头额作痛,辨为肝胃虚寒挟饮。

吴茱萸9g,生姜15g,党参12g,大枣12枚。

服三剂后诸症皆消。

呕吐案三

周某,男,27岁。患慢性肾炎而住院治疗,症见:恶心呕吐,泛逆酸水,至夜间则发生寒战,全身振栗如疟,其人面色黧黑,舌质淡嫩,苔薄白而润,脉弦缓无力。

吴茱萸12克,生姜15克,党参9克,大枣12枚。

共服药五剂,呕吐与寒战皆止。唯肾炎化验仍有蛋白。

呃逆案四

姜某,女,39岁。患呃逆,连声不断,声低无力,而且心下逆满,时时气窜作痛,纳呆,神疲乏力,面色萎黄。舌苔白润,脉弦无力。此属胃气虚弱,中焦运化无权,肝气挟寒饮冲逆所致。

吴茱萸9g,生姜15g,党参15g,大枣12枚,茯苓9g,桂枝9g,炙甘草9g,陈皮15g。

服药二剂,小便甚利,胃中觉宽,呃逆止而饮食增进。

脘胁胀满案五

丁某,男,53岁。胃脘及胸胁胀满,进食后更甚,以致饮食日减,四肢乏力。舌质淡苔白而滑,脉弦缓无力。此乃厥阴肝经之水寒上犯胸阳,气闭为胀,必口中多涎。

吴茱萸12g,生姜15g,党参9g,大枣7枚,桂枝6g,厚朴12g。

服一剂则胀满减,胸胁顿觉舒畅。上方内增加吴茱萸至15克,加半夏、茯苓涤饮和中,共服八剂而愈。

腹包游移案六

杨某,女,42岁。所诉之证甚奇,每日天将拂晓时,小腹部隆起一软包如鸡蛋大小,从下往上游移,抵胃脘则呕吐苦水黄涎,伴头目眩晕。每次发作约2小时,然后自动消失,舌苔白而水滑,脉沉弦。此属厥阴寒气挟饮而上冲于胃,以致胃寒气逆。治当暖肝温胃,平冲降逆。

吴茱萸9g,生姜15g,党参6g,大枣7枚,桂枝9g,茯苓12g,白术6g,炙甘草6g,川椒炭6g,半夏9g,川楝9g,黄连2g。

共服六剂而愈。

腹痛案七

闫某,男,37岁。有十二指肠溃疡病史,每夜子时,先左下腹发胀疼痛,继而呕吐酸水,伴寒战,头目眩晕。夜复一夜,很有规律。舌质淡嫩,苔白润,脉弦缓无力。

吴茱萸12g,生姜12g,党参9g,大枣12枚,当归12g。

服一剂即效,连服十六剂而愈。

头痛案八

陈某,男,49岁。症见:头痛以巅顶为甚,伴眩晕,口中多涎,寐差,面色黧黑,舌苔水滑,脉弦迟无力。此厥阴水寒循经上犯清阳所致。

吴茱萸15g,生姜15g,党参9g,大枣12枚。

服药二剂,头痛止而寐仍不佳,改用归脾汤三剂而安。

吴茱萸汤治头痛

一人初患头痛,次日腹痛而呕,手足厥冷,大汗如流,正气昏冒,时或上攻,气急息迫,不能语言,予吴茱萸汤,诸证顿除。

吴茱萸汤治厌食

一男性,壮年,每日只能勉强进食1-2两,不知饥饱,予健脾消导药不效,胸闷,脉弦迟,舌质正常,舌苔薄白粘腻。当是胃寒挟浊。予吴茱萸汤加神曲试治,重用吴茱萸15g。次日食欲大振。

吴茱萸汤治呕吐

一男性,30岁,起病三年余,呈规律性呕吐涎沫,先后曾用多种药物治疗无效,经胃肠道影诊断为瀑布状胃。方用吴茱萸24g,党参30g,生姜30g,红枣5个,半夏12g。服一剂呕止,原方再服20余剂,观察二月余未见再发。

吴茱萸汤治呃逆

姚某,男,43岁。呃逆每发于食后,吐物皆为积食痰涎,历两月余,面色苍黄,精神萎靡,形体消瘦,食不甘味,脉来细迟,舌苔白润,舌质淡胖,治宜温中化饮,降逆止呕,用吴茱萸9g,党参15g,生姜15g,大枣5个,半夏6g,茯苓9g。服三剂呕逆渐平,再服四剂获愈。

吴茱萸汤治眩晕

一女,67岁,患美尼尔氏综合征两年,近加重,头晕目眩,旋转不定,如立舟中,耳如蝉鸣,呕吐清涎,畏寒肢冷,舌质淡,苔白厚腻,脉弦细。证属肝寒犯胃,浊阴上扰。治宜温肝暖胃,升清降浊。方用吴茱萸24g、人参9g、生姜30g、大枣3个。煎服一剂,呕吐,呻吟渐止,安然入睡,原方再进一剂后,能坐起进食。以上方加减,用吴茱萸9g、党参12g、半夏9g、白术12g、陈皮6g、砂仁6g、生姜12g、大枣3个,续服五剂,诸证悉除。观察12年,未见复发。

案一:孙X,男,51岁。右侧肾结石和右侧肩周炎病史,右颈动脉斑块,HP(+)。2016年5月19日就诊。

患者平时胃疼,左臂发麻、右侧腰痛,曾服四逆散合桂附理中汤后上证缓解。现疲劳乏力,凌晨4-5点易头汗出。下午4-5点胃痛喜按,食后缓解,食后胃胀,打嗝,喜热食,不喜冷饮;眼干眼胀,性急易怒。大便不成形,稀软。脉:右关弦细无力,寸缓,尺沉滑缓;左细弦弱。舌:舌淡红胖大,苔根黄腻。

分析:患者右脉弦细无力,此为阳气不足,阴寒之象;左关弦细,肝经不畅,结合症状:汗出时间在厥阴主时(凌晨1-7点),下午胃痛喜温喜按为虚寒所致;眼胀不适为肝寒上逆所致。故此证为肝寒上逆,肝寒而郁、木克土之证,应温肝降逆、温胃散寒,与吴茱萸汤原方。

吴茱萸15g,人参10g,大枣50g,生姜25g。七剂,免煎颗粒剂。

5月26日复诊:

服上方,前二日感觉舒快,然第三日起肝区不适。故三剂后即停药缓解。现胃痛不明显,眠差改善,眼已不胀。下肢仍乏力。脉:右浮缓芤软弱;左细弦芤弱。舌:淡胖红,苔薄腻而润。

分析:患者眼已不胀,然病机未变,只是吴茱萸量大,稍嫌温燥,药病相争,反应较明显。上方吴茱萸减量,仍用此方。

吴茱萸10g,人参10g,大枣50g,生姜25g。七剂,免煎颗粒剂。

6月2日三诊:

服上方,各证明显缓解。现肝区疼痛消失,胃已不痛。早晨汗出减少。大便较前成形。尚眼花,面黄偏暗。后以苓桂术甘汤加附子善后。

案二:王X,女,60岁。患者素体较差,患冠心病、糖尿病二十余年。曾多次心衰、心梗,08年糖尿病高渗昏迷,09年脑梗,均以中药治疗缓解。现住中日友好医院内分泌科调理血糖。2016年6月18日患者突发左侧头痛明显,恶寒汗出,左上肢及左下肢冷痛明显。其面色黄白少华,眼睑略浮肿,人乏力无神。睡眠差,易醒。小便不利,量少而黄;大便尚可。左边太冲及合谷穴压痛明显,按压后足冷痛缓解。脉:左弦细芤弱,尤以关弦细明显;右沉细弦弱。舌:淡苔白,舌下稍瘀。腹诊:腹部肌肉松软,无明显压痛。

分析:患者素体虚,右沉细弦弱为阳气不足;左关弦细无力,为肝寒而郁,突发头痛为肝寒上冲。眠差易醒为肝寒不藏魂所致,小便不利是肝郁阻滞三焦气化不利。太冲、合谷压痛亦说明肝寒。故应与温肝散寒降逆之法,拟吴茱萸汤原方。

吴茱萸15g,人参10g,大枣30g,生姜30g。

当晚22:00服药一盏,翌日探望告知,已不头痛,恶寒汗出亦减少,肢体疼痛减。

案三:王X,女,59岁。素体弱,近日受凉,咳嗽频作。2014年8月14日恶心头痛甚,请我诊治。患者自述前日食“葛根面”一碗后,突感恶心欲呕,头痛难忍,恶寒,咳嗽加重。刻下:患者恶寒,头昏痛无神,恶心时作,痰涎清稀,面色蜡黄夹青,纳呆眠差,血压157/84mmHg。脉:左脉初取弦劲有力,沉取芤;右脉沉细紧。舌:淡晦少苔。

分析:患者素体阳气虚,故见右脉沉细,寒凝故见紧;左脉弦劲,重取无力为肝寒之象。故此为素体阳虚,肝寒上逆之证,予吴茱萸合小半夏汤加附子一剂。

附片90g,吴茱萸6g,党参15g,姜半夏20g,大枣5枚,生姜50g。

翌日复诊:患者自诉当晚服药一盏后一夜安睡,咳嗽未作,现头已不痛,胃中舒适,唯精神稍差,清晨血压126/65mmHg。脉沉缓,舌淡晦苔稍增。续服二三道后,头痛恶心已除。

按:患者素体羸弱,脾胃虚寒,食用“葛根面”伤及脾胃阳气,肝木乘之,故成肝气夹寒上逆之象。吴茱萸合小半夏汤降逆暖肝,加附子以加强温阳之力。遵仲景伤寒六经辨证而施治,故疗效显著。

案四:朱X,男,59岁。结肠癌术后三年,先后出现肺、肝、腹腔大网膜、脑部转移。每次查出转移均行手术或伽马刀切除。三年来,一直坚持进行放化疗(仅发现盆腔转移后就做放疗25次),现仍在化疗中。此前腹痛难忍,人乏力无神;恶寒无汗,四末不温;夜尿1-2次,小便乏力。此前治疗一月余,各证明显缓解。2016年5月12日复诊,尚腹痛。夜尿少,四末温。腹诊:胸胁不痛,心下拘急,脐上(手术刀口上方)压痛、拒按。脉诊:左浮弦,轻取有力,带芤;右缓,关稍弦细软。舌诊:舌淡嫩胖大,苔薄,舌下瘀。

分析:

患者左脉浮弦芤,此为肝阳虚、肝寒凝滞,病机未变,但上方(当归四逆汤加人参、黑附片、三七、三棱、莪术、元胡)与行气止痛效果不佳,应考虑加强温肝之力,而不应过用行气药以耗散(体质弱,阳气大虚,用行气药反易耗气),故上方加肉桂,减细辛、去附子(单用吴茱萸专温厥阴,不从少阴入手),去行气之元胡。

当归15g,白芍10g,桂枝10g,生姜25g,大枣50g,炙甘草6g,细辛6g,通草6g,吴茱萸10g,人参10g,肉桂10g,三七粉3g,三棱5g,莪术5g。七剂,免煎颗粒剂。

5月19日复诊:服上方,腹痛明显减(上诊加温肝药,减止痛药反而效果更好,说明病机抓准最重要)。现舌尖发麻、大便溏日一行(近日食生冷瓜果较多)。脉诊:左寸沉细,关细弦,按之弱,尺沉细弦;右寸沉细缓弱,关弦细无力,尺沉缓无力。舌诊:舌淡嫩胖大,苔薄,舌下瘀。

分析:左关尚弦,按之芤弱,仍为肝阳虚,但寒凝减少,故减少吴茱萸,另加黄芪以补肝。

当归15g,白芍10g,桂枝10g,生姜25g,大枣50g,炙甘草6g,细辛6g,通草6g,吴茱萸10g,人参10g,肉桂10g,三七粉3g,三棱5g,莪术5g,黄芪15g。七剂,免煎颗粒剂。

案五:孙X,女,66岁。高血压多年。初诊(2016年4月21日)患者面红无华,神差。眠差多梦易醒,头昏胀,眼昏朦不适。潮热汗出,恶风。口干,胸口发热。咳嗽痰多,白黏痰易咳。腰腿酸软,小腹胀,左下腹常酸痛不适。夜尿多,每次量少。大便黏。脉:左关浮弦、滑而无力、长(上关上),尺沉弱;右弦细无力,尺沉弱。舌:淡红,干燥,苔薄黄。

分析:患者面色无华、神差为阴证。左关浮弦、滑而无力主阳浮,症状上看,面红、头昏、眼睛不适、胸口发热、口干、潮热汗出等均为浮阳、阴阳不调之象。右脉弦细无力、尺沉弱,下肢酸软、小腹胀痛,为肝肾不足;尺沉弱,夜尿多是阳虚气化不利。总之患者阳气不足,阴阳不和,肝寒而郁。应调和阴阳,收敛浮阳,温肝散寒。与二加龙牡汤(去白薇)合吴茱萸汤。

桂枝10g,杭芍10g,生姜15g,大枣15g,炙甘草6g,黑附片15g,吴茱萸15g,党参10g,龙骨30g,牡蛎30g。共7剂,免煎颗粒剂。

复诊时患者告知,服上方后,睡眠明显改善,头昏胀痛的情况也明显缓解。

附:

配伍特点
温中与降逆并施,寓补益于温降之中,共奏温中补虚,降逆止呕之效。

运用
本方用于肝胃虚寒,浊阴上逆证,临床应用以食后泛泛欲吐,或呕吐酸水,或吐清涎冷沫,畏寒肢冷,舌淡苔白滑,脉沉弦或迟为辨证要点。

加减化裁
若呕吐较甚者,加半夏、陈皮、砂仁以增强和胃止呕之功;头痛较甚者,加川芎以加强止痛之功;肝胃虚寒重证,加干姜、小茴香温里祛寒。

禁忌
热呕吐、阴虚呕吐或肝阳上亢之头痛禁用此方。

重要文献摘要
① 《伤寒论·辨阳明病脉证并治》:“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 
② 《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并治》:“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 
③《金镜内台方议》:“干呕,吐涎沫,头痛,厥阴之寒气上攻也。吐利,手足逆冷者,寒气内盛也;烦躁欲死者,阳气内争也。食谷欲呕者,胃寒不受也。此以三者之症,共用此方者,以吴茱萸能下三阴之逆气为君,生姜能散气为臣,人参、大枣之甘缓,能和调诸气者也,故用之为佐使,以安其中也。”

 

《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吴茱萸汤
处方桔梗(去苗)、防风(去苗.叉)、干姜(炮)、甘草(炙)、当归(去苗.微炒)、细辛(去苗),各半两;熟干地黄三分,吴茱萸(汤洗七遍.微炒)二两。

炮制上为粗散。

功能主治治妇人脏气本虚,宿挟风泠,胸膈满痛,呕吐恶心,饮食减少,身面虚浮,恶寒战栗,或泄痢不止,少气羸困,及因而生产,脏气暴虚,邪冷内胜,宿疾转甚,并皆治之。

用法用量每服三钱,水一盏,煎至八分,细滤去渣,热服,空心,食前。

摘录《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备急千金要方》卷三:吴茱萸汤
处方吴茱萸6克 防风 桔梗 干姜 甘草 细辛 当归各3克 干地黄9克

制法上八味,哎咀。

功能主治养血温经散寒。治妇人先有寒冷,胸满痛,或心腹刺痛,或呕吐食少,或下痢,呼吸短促,产后益剧者。

用法用量以水800毫升,煮取300毫升,去滓,分二次服。

摘录《备急千金要方》卷三

《备急千金要方》卷十六:吴茱萸汤
处方吴茱萸 半夏 小麦各9克 甘草 人参 桂心各3克 大枣20枚 生姜24克

制法上八味,哎咀。

功能主治治久寒,胸胁逆满,不能食。

用法用量以酒500毫升,水300毫升,煮取300毫升,分三次服。

摘录《备急千金要方》卷十六

《宜明论方》卷一:吴茱萸汤
处方吴茱萸(汤淘,炒)厚朴(生姜制)官桂(去皮)干姜(炮)各60克 白术 陈皮(去白)蜀椒(去子)各15克

制法上药为末。

功能主治温阳运脾,理气消胀。治阴盛生寒,腹满膑胀,常常如饱,饮食无味。

用法用量每服9克,用水300毫升,生姜3片,同煎至240毫升,去滓,空腹时温服。

摘录《宜明论方》卷一

《审视瑶函》卷三:吴茱萸汤
处方半夏(姜制)吴茱萸 川芎 炙甘草 人参 白茯苓 白芷 广陈皮各等分

制法上锉为末。

功能主治治厥阴经头风头痛,四肢厥冷,呕吐涎沫。

用法用量加生姜3片,用水400毫升,煎至320毫升,食后服。

摘录《审视瑶函》卷三

《医宗金鉴》卷四十四:吴茱萸汤
处方当归 肉桂 吴茱萸 丹皮 半夏(制)麦冬各6克 防风 细辛 藁本 干姜 茯苓 木香 炙甘草各3克

功能主治祛风散寒,温经止痛。治妇女经行腹痛,胞中不虚,惟受风寒为病者。

用法用量水煎服。

摘录《医宗金鉴》卷四十四

《卫生宝鉴》卷十八:吴茱萸汤
处方黄芪40克,川芎40克,炙甘草60克,吴茱萸(汤泡)20克。

功能主治益气固胎。主气血两虚。

用法用量上为末,每服8克,温酒调下。

摘录《卫生宝鉴》卷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