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山茱萸知识 > 正文

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种关于山萸肉的应用经验

发布时间:2018-8-31 23:37:41
      山萸肉,古今诸医家多注重其补益肝肾之功效,然而近代医家张锡纯在其撰著的《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认为其更善于“救脱敛汗”,将其用于治疗脱证、血证及痹证等,多有新意,且收效甚佳,颇能启发后学者的思路,故归纳如下。

山萸肉
山萸肉

      1 敛汗同脱
      古今诸医家治疗脱证多选用人参,而张锡钝认为“人参之性补而兼升,以治上脱,转有气高不返之虞”,故张氏救脱,喜用山萸肉,认为“盖萸肉之性,不独补肝也,凡人身之阴阳气血将散者,皆能敛之,故救脱之药,当以萸肉为第

一”。临症中常以山萸肉单用或配伍龙骨、牡蛎或人参、代赭石等治疗各种脱证和汗出久不愈者,剂量一般为2两一3钱。如来复汤(萸肉、龙骨、牡蛎、杭芍、野台参、甘草)治疗寒热往来,虚汗淋漓不止或喘或怔忡或气虚不足以息;参赭镇气汤(野台参、代赭石、芡实、山药、萸肉、龙骨、牡蛎、杭芍、苏子)治疗阴阳两虚,喘促欲脱;薯蓣纳气汤(山药、熟地、萸肉、柿霜饼、杭芍、牛蒡子、苏子、龙骨、甘草)治疗阴虚不纳气之喘逆;敦复汤(野台参、乌附子、山药、补骨脂、核桃仁、萸肉、茯苓、鸡内金)治疗一切虚寒诸症,方中萸肉“与人参、茯苓并用,借其收敛下行之力,能大补肾中元气”;急救回阳汤(党参、山药、杭芍、山萸肉、代赭石、朱砂、甘草)治疗霍乱吐泻已极,至危之候,方中以萸肉“敛肝气之固”。纵观上述诸方,可见张锡钝认为萸肉最善救脱敛汗,日其“救脱之功,较参、术、芪不更胜哉”,用于治疗各种脱证和汗出久不愈者,用之无不随手奏效。析其因,张锡钝日:“人元气之脱,皆脱在肝,胆为少阳,有病者寒热往来,肝为厥阴,虚极亦为寒热往来,为有寒热,故多出汗。山萸肉既能敛汗,又善补肝,是以肝虚极而元气将脱着服之最效”。在应用山萸肉时,张锡钝强调,必须去净核,“山萸肉之功用,长于救脱,而所以能固脱者,因其味之甚酸”,“用以治险证者,必须尝其味极酸者,然后用之,方能立建奇效”。

 

山萸肉
      2 开痹止痛
      山萸肉酸敛之性,张氏用以止汗固脱,犹在人意中,用之治疗心腹肢体疼痛,实出乎人之意外。然而张氏认为“其能通利九窍,其性不但补肝,而兼能利通气血可知,若但视为收涩之品,则浅之乎视山茱萸矣”。张氏尊<本经>之旨,山萸肉主“逐寒湿痹”,凡人身内外有疼处,皆其气血痹而不通。故常用山萸肉治疗心腹肢体疼痛等症因肝气虚不能条畅而作疼者,服之皆可奏效。如其自拟方曲直汤萸肉、知母、乳香、没药、当归、丹参)。认为“萸肉得木气最厚,酸敛之中大具条畅之性,故善于治脱,尤善于开痹也”。在应用山萸肉时亦强调“其核与肉之性相反,用者须加审慎,千万将核去净”。可见,萸肉不但酸敛,而更善开通可知,实值得后人借鉴和发扬。

      3 补络止血
      张锡钝认为山萸肉之性,又善于治疗内部血管破裂或肺络破裂,以致咳血、吐血、衄血久不愈者。临症中常用萸肉配伍龙骨、牡蛎等治疗咳血、吐血、妇女血崩等血症久不愈者。如其自拟方清降汤(山药、清半夏、萸肉、生赭石、牛蒡子、生杭芍、甘草)、补络补管汤(龙骨、牡蛎、山萸肉、三七)、固冲汤(山萸肉、龙骨、牡蛎、白术、黄芪)等。认为“龙骨、牡蛎、萸肉性皆收涩,又兼具开通之力,故能补肺络与胃中血管,以成止血之功,而又不止有遽止之患,致留瘀血为恙也”。此实为经验之谈。
山萸肉

      此外,张氏认为山萸肉之性,又善于宁熄内风,如其自拟方熄风汤(人参、赭石、熟地、萸肉、杭芍、乌附子、龙骨、牡蛎),认为萸肉与杭芍、龙骨、牡蛎为宁熄内风之妙品。另外,张氏亦注重萸肉补益肝肾、涩精缩尿之功效,如其自
      拟方加减八味地黄汤、资生通脉汤、益瞳丸、滋萃饮等用于治疗肝肾阴虚所致的咽痛、室女月闭血枯、目瞳散大昏耗、消渴及梦遗等症。

      张锡纯先生(1860~1933)是我国近代一位著名中医学家,他一生脚踏实地、勤于实践,救死扶伤,堪为大医。先生治学严谨,集毕生医疗实践之经验,著《医学衷中参西录》,内容精湛丰富,在学术上有许多独特的见解,对临床具有极高的价值。其中对脱证的治疗别出心裁,效果卓著,令人折服。笔者认真研读,受益匪浅。

 

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

  中医学所述脱证,系病情发展,阴阳气血严重耗损,不相顺接,甚而即将离决之时的综合表现,可表现出神识不清、汗出、肢冷、目开口合、手撒尿遗、脉微欲绝等神气虚脱的严重症候,属临床危急重症。中医临床,自古每每以参附、独参之属予以抢救,而张锡纯于丰富临证之余,细心体味,悟出重用山萸肉治脱之法,可谓独辟蹊径,颇多成功。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