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山茱萸知识 > 正文

茱萸还是菊花 重阳之花 您选哪个?

发布时间:2020/3/17 7:55:01

  关于重阳风物,古人写过不少诗,有“九月九日风色嘉,满头争插茱萸花”,也有“与客携壶上翠微,菊花须插满头归”,那么到底哪一个,才当得起“重阳之花”的美誉?

  在我国的传统节日中,像重阳这种“日、月相同”的还真不少,比如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五月五“端午节”、六月六“洗晒节”、七月七“七夕节”……

  古人很可能有数字心理。以重阳为例,“九”在古人眼中既是“阳数”,又是“极数”;古人常用“九重”来形容天之高,用“九泉”来形容地之极。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关于“重阳”的记载。不过,当时的“重阳”指的是,而非我们今天所说的节日。

  等到西汉时期,民间开始流传“九九登高观景”的风俗。

  到了唐朝,重阳节被正式定为民间的节日,而且据说还是个可以带薪“官休”的节日。

  自此之后,重阳的节俗开始逐步发展、丰满,并逐渐形成“登高赏秋”“孝亲敬老”两大核心节俗。

  西汉《西京杂记》中记载:汉武帝宫人贾佩兰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茱萸和菊花“同台亮相”。

  从唐代开始,文人墨客更是将“茱菊之争”推向了。特别是在有关重阳节的诗歌中,茱萸和菊花更是频频“刷存在感”。

  你说“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唐·杜牧),我说“白头太守真愚甚,满插茱萸望辟邪”(宋·宋祁)。你说“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唐·王维),我说“人老去西风白发,蝶愁来明日黄花”(元·张可久)。你说“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唐·白居易),我说“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唐·杜甫)。

  “茱菊之争”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菊花开花、茱萸结果的时间相近。

  “霜降之时,为此草盛茂”,菊花被古人视为“候时之草”,其寒秋的品性亦被赋予了“延寿”“不老”的文化意义。尤其是“九月九日采菊花与茯苓、松脂,久服之令人不老”。

  我们通常说的茱萸,指的是吴茱萸,一种常绿小乔木,一般初夏开绿白色小花,秋后成熟,果实嫩时呈,成熟后变紫红色。

  吴茱萸的样貌实在不出挑,之所以能够在重阳“争得一席之地”,甚至和菊花一较高下,秘密藏在曹植的《浮萍篇》中:“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

  吴茱萸具有浓烈、辛躁的气味。在古人眼中,这种强烈的气味具有“驱邪避祸”的效用,“悬茱萸于屋内,鬼畏不入也”,“井上宜种茱萸,茱萸叶落水井中,有此水者无瘟病”。

  其实,“茱菊之争”本无可争,一个是“辟邪”,一个是“延寿”。

  除了“茱萸之争”,重阳节还有另一应景植物——重阳木。

  重阳木,常见的行道树和园林树种,在我市的孝闻街、体育场、新高、共青、兴宁等段,以及一些社区、公园都有分布。

  它的“好看”之处在于,随着季节的不同,会以不同的姿态出现:春日,花叶同发,花色淡雅;夏时,树冠如伞,挡雨遮阳;秋末,树叶转红,艳丽夺目。

  关于“重阳木”,有很多和“重阳”应景的说法。据传它的生长速度很慢,寿命很长,所谓“千年柘树,万年重阳”,所以民间还有摸一摸重阳木,就能去灾、增寿延年的习俗。现代金报记者石承承

  关于重阳风物,古人写过不少诗,有“九月九日风色嘉,满头争插茱萸花”,也有“与客携壶上翠微,菊花须插满头归”,那么到底哪一个,才当得起“重阳之花”的美誉?

  在我国的传统节日中,像重阳这种“日、月相同”的还真不少,比如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五月五“端午节”、六月六“洗晒节”、七月七“七夕节”……

  古人很可能有数字心理。以重阳为例,“九”在古人眼中既是“阳数”,又是“极数”;古人常用“九重”来形容天之高,用“九泉”来形容地之极。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关于“重阳”的记载。不过,当时的“重阳”指的是,而非我们今天所说的节日。

  等到西汉时期,民间开始流传“九九登高观景”的风俗。

  到了唐朝,重阳节被正式定为民间的节日,而且据说还是个可以带薪“官休”的节日。

  自此之后,重阳的节俗开始逐步发展、丰满,并逐渐形成“登高赏秋”“孝亲敬老”两大核心节俗。

  西汉《西京杂记》中记载:汉武帝宫人贾佩兰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茱萸和菊花“同台亮相”。

  从唐代开始,文人墨客更是将“茱菊之争”推向了。特别是在有关重阳节的诗歌中,茱萸和菊花更是频频“刷存在感”。

  你说“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唐·杜牧),我说“白头太守真愚甚,满插茱萸望辟邪”(宋·宋祁)。你说“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唐·王维),我说“人老去西风白发,蝶愁来明日黄花”(元·张可久)。你说“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唐·白居易),我说“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唐·杜甫)。

  “茱菊之争”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菊花开花、茱萸结果的时间相近。

  “霜降之时,为此草盛茂”,菊花被古人视为“候时之草”,其寒秋的品性亦被赋予了“延寿”“不老”的文化意义。尤其是“九月九日采菊花与茯苓、松脂,久服之令人不老”。

  我们通常说的茱萸,指的是吴茱萸,一种常绿小乔木,一般初夏开绿白色小花,秋后成熟,果实嫩时呈,成熟后变紫红色。

  吴茱萸的样貌实在不出挑,之所以能够在重阳“争得一席之地”,甚至和菊花一较高下,秘密藏在曹植的《浮萍篇》中:“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

  吴茱萸具有浓烈、辛躁的气味。在古人眼中,这种强烈的气味具有“驱邪避祸”的效用,“悬茱萸于屋内,鬼畏不入也”,“井上宜种茱萸,茱萸叶落水井中,有此水者无瘟病”。

  其实,“茱菊之争”本无可争,一个是“辟邪”,一个是“延寿”。

  除了“茱萸之争”,重阳节还有另一应景植物——重阳木。

  重阳木,常见的行道树和园林树种,在我市的孝闻街、体育场、新高、共青、兴宁等段,以及一些社区、公园都有分布。

  它的“好看”之处在于,随着季节的不同,会以不同的姿态出现:春日,花叶同发,花色淡雅;夏时,树冠如伞,挡雨遮阳;秋末,树叶转红,艳丽夺目。

  关于“重阳木”,有很多和“重阳”应景的说法。据传它的生长速度很慢,寿命很长,所谓“千年柘树,万年重阳”,所以民间还有摸一摸重阳木,就能去灾、增寿延年的习俗。现代金报记者石承承

  本文原创于山茱萸官网:http://www.izoper.comhttp://www.vismoo.comhttp://www.fi89.comhttp://www.ch66611.comhttp://www.ch66613.com

下一篇:没有资料